搜尋 "老兵"的結果

標籤

  • 老洪--台灣老兵的故事(4)

    舅舅在一次家庭聚會上說過,他有個單獨信箱,那信箱裏存著他的希望.他每天都要開鎖看信。說完,他還樂呵呵地添了一句:誰寫信多.我回來有獎勵呀。那時,我們都笑起來了。 電話那頭,舅舅沒吭聲。 我明白是怎麼回事了。怕舅舅為難.我岔開話題:舅啊,我當教授了,批文下來啦。 這個原來帶給過我們無比快樂的話題,此刻如同直落進棉花垛裏,沒有激起任何迴響。 舅啊,你有事要告訴我?我問。 舅舅果然說了:今天接你電話的人叫樊月,山東人,她嫁給了我的戰友.戰友上個月死了,她沒地方住,堅持要住在我這裏,我怎麼攆她她都不走,我又不能推搡拉拽.只好自己搬到外面住。你給我打電話時我就在別人家...

    標籤: 老兵

  • 老洪--台灣老兵的故事(3)

    公證書是法定機關對於民事上權利義務關係所作的證明,舅舅自然懂。領到公證書時,舅舅已經回到臺北,我就在電話裏給他一字一字地念,他顯然十分重視,我的話音剛一落,他就落實道:“這就是說,自1993年9月7日起,北京市公證處確認了我和你的養父養女關係!” 我說:“是啊是啊,舅呀,我是不是得改稱呼啦?” 舅舅在電話那頭哈哈大笑,他說:“等臺灣公證員協會的檔下來,咱就改口!我要告訴所有戰友,我有個教授女兒!” 我趕緊聲明:“舅,是副教授!” 舅舅說:“那你明天當正的,我...

    標籤: 老兵

  • 老洪--台灣老兵的故事(2)

    他聽話,戒了煙酒。那時房價正低,他打算購買一套房子,在臺北過安生日子。 老柳太太也是河南人,這個家她說了算。爽快熱情的柳太太當機立斷:洪洲兄弟,把房子蓋我家房頂上,咱就成了一家人! 這裏是臺北萬大路,窮人居住的地方,面臨著城市改造。 舅舅猶豫,怕給別人添麻煩。 老柳是厚道人,退伍老兵,看太太定了調,就也力勸舅舅搬了來。 舅舅禁不起兩人勸說,敲定了,蓋房! 蓋了三間。原來樓下的三間,柳先生一家照舊住;樓上新起的三間,是舅舅的家。後來,舅舅說,那蓋房錢足夠在好地界買套新房。 就這樣,舅舅成了柳家人。每日下班回來,一起吃飯.打牌,聊天,倒也樂趣融融。 ...

    標籤: 老兵

  • 老洪--台灣老兵的故事(1)

    這是一個令人肝腸寸斷的尋親故事。一位思念大陸親人的臺灣老兵,以68年的時間,不懈地來大陸尋找自己的家,然而,最終沒有找到歸宿,一個人的傳奇包含著一群人的辛酸與淚水。 我舅,臺灣海軍陸戰隊上尉,河南籍老兵,一生挫折大於平順。像很多漂泊的中國人一樣,他把“回家”當成了無可置疑的生命追求與歸宿,然而“葉落”卻未能“歸根”。 舅舅走了,和他相同命運的老兵已經或即將抵達天國。這些被政治強力所侵吞的一批特殊人,早被自己原先所屬的社會所拋棄,因而他們就此其他海外遊子,更渴望被原來的生存空間所接受。 他們正在帶走一...

    標籤: 老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