抹不去的抗日記憶

  • 公開
黃太郎

申国君,男,1921年9月生,现年92岁,河南省泌阳县人,原属国民革命军12军81师。老人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政府认定他抗日老兵的身份。
多次与日军交锋,身上弹孔犹在
虽说已经92岁,申国军记忆仍旧清晰,言语间不时流露出当年打鬼子的豪迈。1937年春,不到16岁的他身材魁梧,一米八几的大个儿,被国民党部队“抓壮丁”,编入国民革命军12军81师242团3营7连。
老人诙谐地说:“我们那个时候被称为‘遭殃军’,谁去谁遭殃,为啥?我们这些被抓去的壮丁都成了‘炮灰’,当时与小日本儿打仗,派一个团,一个团死完,战场上到处都是中国军人的尸体。”
申国君所属81师的师长叫展书堂。
1937年7月30日平津失守,日军集结兵力5万人沿平绥、平汉、津浦三线展开强大攻势。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冯玉祥负责津浦一线战事。他于9月20日命令展书堂部在山东德州布防迎敌。德州位于冀鲁交界,位置重要。其北50里之桑园车站是日军的军需基地,日军驻兵120名看守大炮100余门、弹药千余箱。为夺取这批物资,申国君参加破路小分队,连夜拆除桑园车站以北铁道300米,切断敌人来援之路。
10月3日夜,日寇华北驻屯军第十师团在飞机、坦克、铁甲车的配合下,猛力向德州进犯,申国君所在队伍在展书堂率领下据城抵抗。城垣被摧毁后,双方进入巷战,肉搏两昼夜,而援兵不至,最后奋力突围。后在凌县、中予堂又与日军遭遇,昼夜激战。10月10日不幸在三官庙附近误中日军伏击,损失2000人,申国君在枪林弹雨中脱险。10月21日他们始由济阳渡过黄河,退入济南。这场战役中,申国君和战友们浴血奋战,日军每日推进不足五里,可谓寸土必争,一寸山河一寸血。
1938年8月,申国君随部队在河南兰封驻防,在开封、周口一带多次与日军战斗,破坏兰封至商丘的铁路,袭击日军。申国君曾多次参加战斗,与日军肉搏白刃时有发生。
1941年冬,申国君清楚地记得是腊月二十日。这一天,天降大雪,在黄河以南、开封北侧发生了一场战役。
“那一次仗打得比较大,飞机、大炮都上了,敌人火力猛烈,我就是在这次战役中受了重伤,我的右手臂被打断,枪掉了,弯腰捡枪的时候左腿又被炸弹炸伤,我倒在地上,血把雪地都染红了,那些龟孙小鬼子怕我不死,又对着躺在地上的我狠狠地捅了两刺刀。由于战斗激烈,子弹乱飞,小鬼子没多捅就跑了。我躺在雪地上整整一天才被救护队找到。”
这两刀从前捅到后,至今在老人身上留下的刺刀伤疤还触目惊心。
在伤病医院学会了说书
他在奄奄一息中被送到了陕西咸阳的伤病医院里。昏睡多天,医生为他做了多次手术,总算存活了下来。
治疗期间,他目睹了伤兵生活。当局开展识字教育,精神训练、职业训练,以使伤兵将来成为生产的一份子。
为使“荣军”(1940年5月,政府下令含有“伤兵”字眼的机关一律将“伤兵”改为“荣誉军人”)生活无虑,河南省政府下训令说,“凡有家可归志向回籍者,一律资送回籍俾享天伦之乐。”
申国君除了身体渐渐康复之外,还学会了说书,虽然他不识字没上过学,由于在伤病医院经常听评书,时间一久就整本整本记住了书中的内容,至今还能讲整册古书,当然完全是民间流传的版本。他讲的《樊梨花征西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罗成算卦》等等,竟然是原滋原味的评书风格,比现在的版本更吸引人。老人一口纯正中原腔,很多已经休眠已久的词句在他的说书中熠熠生辉。
抗战胜利后,遵从父亲之命,申国君拿着伤票(伤票形状约宽四公分,长八公分,两侧约宽半公分,有红色虚边各一条,伤票栏内贴伤员姓名、部队番号、负伤地点、负伤部位,什么战役等。另在说明栏内注明“两侧红边均未撕去者属重伤,撕去壹侧属中伤,两侧都撕去者属轻伤”)复员回家后娶妻生子。
解放后运动受冲击 喝雨水吃发霉馒头
解放初期,因为一个村民被杀害,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申国君,就是因为他曾经在国民党军队当过兵,成了最大的嫌疑人。当时也不经过法律程序,他被抓进了监狱。2年之后,直到真凶落网他才被放出来。
文革期间他多次遭到批斗,所有旧物都被收缴,包括他的伤票。他没有了任何档案或者文书资料可以证明自己过去打过小鬼子。
1986年,他24岁的小儿子死于破伤风。老伴因为受不了打击瘫痪在床,不久离世。两年后,老人的大儿子因矽肺病也离开了人间。这时老人唯一的依靠是他的女儿。他女儿远嫁他乡,家庭虽然极度贫寒,但对老人很孝顺,隔三差五来看他。可是就在前几年,他女儿唯一的孙子跌进粪坑淹死,女儿经受不了这一打击,精神崩溃,整个人马上垮掉,再也没有能力照顾老人了。
经历了这么多人间惨剧,92岁的申国君没有倒下,目前独自生活。老人的大儿媳妇也年近70,照顾老人早已力不从心,每天强撑着去给老人送一次饭。因为没有水井和电源,申国君不得不接点雨水储存起来做饭,吃发霉馒头泡冷水是经常的事。
2013年春节后,关爱老兵志愿者找到了他,端午节期间,洛阳的元元和几个志愿者给申国君送来了5000元的救助金,还带来了米面油等生活用品。志愿者给老人家里通上了电还送了一个电热锅,并修缮了漏雨的房子。元元问老人,没水没电这几十年怎么过的?老人说:“没有电天黑前就上床了呗,没有水就接雨水喝啊!”谈起抗日经历,申国君老人从不言悔。他说国难临头,都不站出来,受难的人会更多。
“谁能证明我没打过鬼子”
申国君侄女说,叔叔在“关爱老兵网”河南版块编号是167号,民间志愿者通过核实战史以及部队番号、长官名字已经开始援助他。30年来,她多次向当地有关部门反映,答复是需要文书档案或者其他证明。她说,叔叔的所有证明材料在文革中都被红卫兵撕毁了,战友70年都没联系过,在世的也不知道还有几人?谁能证明他是抗日老兵呢?
近日,民政部重申将符合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保障范围,优先优惠进入敬老院、福利院。她又咨询了家乡有关部门,答复是还没接到上面关于该项政策的具体文件。像申国君这样情况的老兵还有一大批,大多数老兵的证明材料因为历经运动都丢失或者损毁了,所以很难办理。
申国君侄女说,老兵们抗日有功,大都是风烛残年,希望政府人性化办理,别让抗日英雄们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。
她在电话中劝叔叔耐心等待。然而老人有些激动,他说:“谁能证明我没打过鬼子?”
他大声唱起《牺牲已到最后关头》:“……向前走,别退后,生死已到最后关头……”声音洪亮、激情澎湃,字字敲击我们的心坎儿……